Drita_🍁

顾钧。
日常赞美艾米,沉迷马蒂。aph语c苏露,魔道晓星尘。
懒癌文手,大概。

亮亮真可爱…啊。沦陷

复健点文x3!

嗨,嗨。大家好久不见,我是消失了好久的一个废人…为了复健所以开个点文。限前三!cp如tag,希望大家可以催催我,我不想废了…文风类似于以前写的青鸟预告或者更久的触之未及。
擅长设定:abo,哨向,现代设定或者七十年代。最近想试试特工mod。蒸汽朋克也是接触过好久但是从来没写过的设定。
除了不能接受过度软化以外没什么雷点!小天使们快来救救我吧…q

发粮啦,发粮啦。记忆深刻的玻璃渣。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做好电子恋人的备份budui.

關於露加二人的兩個梗的取捨。

最近想寫新的段子集,大概就是以下兩個梗。
A.俄羅斯龍和一個被遺棄的王子在孤島上的故事。
B.大律師露露和小有名氣的演員加加的故事。
搖擺不定。不知道大家想看哪個?估計我會自娛自樂,因為露加冷。都超有意思,戰士們動動小手回復我一下,我們一起好好吃糧(我的大腿肉)好不好呀??

露加。北极熊纪录片和北极熊引发的惨案

给阿延的强行安利露加的粮。毕竟我也很饿x
露加短打。
20:09-20:37
马修窝在沙发里,盘着双腿看着电视。他穿着一身舒适的圆领浅蓝色睡衣,稍长的金发有几缕垂在其上,还勾勒了可爱的白熊图案。伊万斜斜地靠在他身边,手里抱着一桶冰淇淋,正拿着勺子慢吞吞地挖着吃。
看样子马修像是被电视里的北极熊生活实况纪录片完全吸引了,他漂亮的紫色眼睛牢牢地盯着电视里缓慢移动的白色的大家伙,在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的同时低下头摸了摸趴在他腿上的那头熊。
当然是熊二郎。
伊万大概不是很能理解马修对于白熊的钟爱,虽然他承认这小熊睡衣的确很有意思。他眯着与恋人相似的紫眼睛,内里不满的情绪在缓缓翻滚着,顺便不忿地从鼻子中哼出几个气音表示不满,却并未招到那加拿大人的关注。然后他就着纪录片里念着抑扬顿挫的英文的男音,用金属勺子在冰淇淋光滑的表面歪歪斜斜地勾画出一个很蠢的熊脸,然后把勺子狠狠扎了进去。
“那个谁。”
“嗯?”
“饿了。”
马修低下头看了看眼睛闪亮的北极熊,他知道一旦这小熊黑黢黢的双眼中闪烁出星光的时候,他就永远不能拒绝它的要求——尽管这非常有意思的纪录片和压在他肩膀上的伊万在阻止他。
显然,此时此刻这些都不算什么。相对于一整个斯拉夫人压在他身上的重量来说,伊万的一个头算是轻巧了。可在他放下按了暂停的遥控器正要起身的时候,伊万的头就像是有了千斤重,让他不得动弹。
“伊万?”
“……”
“你睡着了?”
回应他的当然只有沉默。加拿大人眨眨眼,侧过头去看这顽固地靠着他的斯拉夫人。
他的眼睫浅浅合着,极淡的金色发丝覆盖住了他白皙的皮肤。但从偏向马修那方的深紫虹膜中可以看出这家伙的真实目的。

马修不禁轻笑出声,在斯拉夫人软软的金发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而后扶上他另一边的肩,眯起眼睛贴上他柔软的嘴唇。这斯拉夫人好像刚刚被唤醒一般慢慢抬起眼帘,伸手扶住加拿大人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
后面的事不言而喻,熊二郎最后是一个熊从冰箱中拽出冷冻海豹的。
蹲在餐桌前,瞥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骗子。”它喃喃道。

青鸟。 预告

青鸟。
HP设定。
算是最近脑洞比较大的一个产物了…为了不让自己弃坑也是费了超大努力。这回是味音痴兄弟和雪国组了,好久没有写过雪国,虽然萌但是冷的cp只好自己割大腿肉…如果可以的话暑假打算出个个人本,大概cp向可能是all加,英米和冷战。
跑远了!希望大家阅读愉快,也特别特别需要催更的小天使,我不想它弃掉喔…
非常感谢和我一起讨论大体剧情的阿延(可以这样叫吗?),真是非常大的帮助。
文章里的马蒂刚开始显得冷漠和不近人情,后来会有文字提及到关于此的原因。
主英米,露加。其中微量耀白注意。
预警:»è‹±ç±³åŠ è¡¨å…„弟,米加双子设定。
»ä¸ºäº†æ›´è´´åˆåŒäººï¼Œç§å¿ƒæ›´æ”¹äº†éƒ¨åˆ†åŽŸä½œäººç‰©åç§°ã€‚
»æœ¬ç« èŠ‚新大陆组霸屏。
»Ready?

部分预览:

伦敦的街很静。
细密的丝线斜斜地交织,为灰色的小巷蒙上静谧的白纱。
“轻松点儿,马蒂。”
弗朗西斯•波若伏瓦腾出一只手拍了拍紧紧拉着他袖角的男孩,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服,袖角熨贴平整。蓝眼睛中氤氲着无奈却愉快的笑意。
“……”
马修•波若伏瓦看着他。这个男孩有着精致的面孔,柔软的金发妥帖地垂在耳侧。双瞳中沉淀了浓郁的紫色,在伦敦缭绕的雾气中朦胧成了傍晚幽静的薰衣草田,游弋的风从指缝中洒下细碎而冰冷的霜。此时除了抿住的嘴唇外,他的神情没有任何起伏。领口扎着的铅灰领结梳着规矩的黑色条纹,穿着剪裁合体的短西裤和过膝的灰色毛袜。
他的一切都和这样安然平静的伦敦格格不入。
对于男孩的沉默已经习以为常的弗朗西斯也不甚在意,一手执着那把黑色的大伞,一手牵着那个男孩。

占tag歉。有人来聊天吗?

嘿,你好。有人一起来一起痴汉痴汉,讨论一下自己喜欢的梗或者分享一下写的文什么的?动动小手我们互fo一下就会有故事嘛buni.

[米加]触之未及。1

触之未及。

&米加

&纯情米x情场老手/风流加。人物崩坏可能有,雷者慎。

&IT宅男米x明星加,米→加。硬气加出没。

&文风转换磨合期。

&大坑

&如果可以的话求长评!

&食用愉快!


☆此章节微量法加注意。


1.

  空气中悬浮着一股廉价烟草的呛鼻味儿,弯弯绕绕地钻进他低低架着副墨镜的鼻子中。马修把自己包裹在白色口罩的保护下,不耐地在酒吧中来回走动,伸出白皙柔滑的手指整了整浅灰色风衣的边角,悄摸地抬了抬藏在像是旧照片中拿出的,暗淡的深棕色细框墨镜的透亮紫眸,扫视着这狭小的酒吧一隅。

天知道这*该死的*阿尔弗跑到哪里去了。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相信他红着脸吞吞吐吐说的什么去见朋友的鬼话,现在都怪他,这*该死的*酒吧里的烟灰四处乱飘,都快要淹没我了。

手机早被调成了禁音,现下安静地阻挡走了一切经纪人发来的一条条急切的信息贴着大腿一言不发。

马修终于在一个贴着五彩斑斓的塑料糖纸的角落找到了抱着加冰威士忌的阿尔弗雷德。这星星点点的小亮片儿已松了胶,翘起的棱角反射着到处乱转的霓虹灯的喧闹,这使这个角落多了点奇异的色彩。不过马修才不关心这些,找到阿尔弗雷德并不是很费劲,至少是在他突然大喊了一声“Mattie!英雄来救你啦!!”之后。

在整个酒吧依旧沉浸在深夜的欢愉中时,阿尔弗雷德仰脖灌下了最后一口威士忌然后昏昏沉沉地像摊融化掉的软糖一样搭在马修肩上,白衬衫也松松垮垮地解开了几个扣无精打采地耷拉在肩上,只好任马修把他拖回家。“阿尔弗雷德,你应该庆幸我会在*这里*,*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去*PICK YOU UP.*”阿尔弗雷德却没在听,胡乱地哼哼了几声,在马修的惊叫中打掉了他的墨镜。

“*DAMN YOU ALFRED!*”

__

阿尔弗雷德的酒品很不好。

凌晨一点,这栋小别墅沉浸在静悄悄的氛围中,旁边的公路偶尔掠过一道车影,留下长长的呼啸。

马修侧身将身上的大男孩扔到沙发上,却因为人黏在自己身上而和他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皱起眉头微微喘息着,艰难地把被阿尔弗紧紧握住的手抽出来一把拽掉了挂在脸上的口罩,呼出一口浊气。

“马蒂……你说你啊……”阿尔弗雷德斜躺在沙发上,双脚搁在茶几上,脸颊上泛起淡红的潮汐。

“嗯?”马修把自己深陷在沙发里,皱眉侧头避开他呼出的酒气儿,手里握着白净的毛巾在阿尔弗雷德脸上抹着。“噫唔唔唔……”或许是动作稍有点粗暴。马修想着,不过为了惩罚这个家伙到处乱跑还要自己来收拾破摊子,这也理所应当。

_

次日,马修·å¨å»‰å§†æ–¯é¡¶ç€é»‘眼圈走进了剧组的化妆室。他半长的金色卷发蔫蔫地随意地垂下,有些匀了几丝儿翘在在脖子上松松垮垮绕着的浅灰色围巾上。

最先注意到他的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弗朗西斯·æ³¢è¯ºä¼ç“¦ã€‚他来自那浪漫的国度,全身都散着令人心跳不已的香气。修长的身形并与那些人们印象中油光满面的导演不同,更像是当红演员。高挺的鼻梁上端嵌着一对儿流转着晨光的蓝紫色瞳眸,像是诱人深陷的神秘海的漩涡。“Bonjour,Mon cheri.”落地镜注视着他原本倚靠着自己,松散地斜肘着剧本。而后渐渐远离,撩起一抹微笑走过去贴了贴马修的脸颊。“你看起来很不好?”

“Oui.”马修轻叹一口气,“不过可别担心,先生。我想若是多打点粉或许能盖住,不会影响到拍摄的。”

弗朗西斯耸耸肩,耳畔的金发恰似那闪光的商店橱窗中安然沐浴着微黄灯光的奶油蛋糕,泻下饱满的弧度。“亲爱的,你知道我在关心你的。”马修嘴角含着笑意轻轻地拍拍自己的额头,“当然,年轻人的精力可好得很。”两人不约而同地露出笑意。


[米加]触之未及 预告

触之未及。

&米加

&纯情米x情场老手/风流加。人物崩坏可能有,雷者慎。

&IT宅男米x明星加

&文风转换磨合期。

&大坑,会是一个中长篇。

&如果可以的话求长评!

&我想把它写成米加的一个与米英的时深和仏英的线下三度一样的文章,虽然不太可能但是我尽力朝着那样的目标挺进!大概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会是开放性结局,有HE和BE这样的分支。

&以下试读。


马修终于在一个贴着五彩斑斓的塑料糖纸的角落找到了抱着加冰威士忌的阿尔弗雷德。这星星点点的松了胶而翘起棱角反射着到处乱转的霓虹灯的喧闹,这使这个角落多了点奇异的色彩。不过马修才不关心这些,找到阿尔弗雷德并不是很费劲,至少是在他突然大喊了一声“Mattie!英雄来救你啦!!”之后。

在整个酒吧依旧沉浸在深夜的欢愉中时,阿尔弗雷德灌下了最后一口威士忌然后昏昏沉沉地像摊融化掉的软糖一样搭在马修肩上,任他把他拖回家。“阿尔弗雷德,你应该庆幸我会在*这里*,*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去*PICK YOU UP.*”阿尔弗雷德却没在听,哼哼唧唧地挥舞着双臂打掉了马修的墨镜,换来人的一个肘击。